首页 国匠精神:认真坚持梦想 (国匠规划论坛:规划行业交流平台) 常用规范 天气与日历 切换到宽版 开启辅助访问
日报 讨论 问答 学堂 招聘

admin 管理员

粉丝 1214 关注 TA
1341发帖数 3036回复数 194237积分

发新帖 回复
发新帖 回复

『日课:045』你的城市足够便利吗

时间:2017-7-12 01:05 0 393 | 复制链接 |

发送原创文章至admin@caup.net,可申请注册邀请码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0?wx_fmt=jpeg.jpg
头图来自:Highpoint 购物中心前面的乒乓球台
国匠城案例库:http://urban.caup.net



1、你的城市足够便利吗?| 新一酱·知城
摘录自:新一酱 新一线城市研究室

在外资便利店大举进入中国城市前,人们习惯在自家楼下的杂货铺里解决大部分应急或是临时起意的购物需求。因为比起大型超市,这些开在街边、老旧小区和商贸市场里的小商铺更能带给城市人“一瓶油盐酱醋”的方便感。

这些和人们生活联系更紧密的、更广泛意义上的便利店——杂货铺、烟纸店或是路边兼卖水果和零食的小店,构成了城市生活中真正的便利度。

“知城·便利指数”想要衡量的就是:一座城市对于生活在其中的人来讲是否已经足够便利。

在这个指数中,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以338个地级以上城市为研究对象,从城市便利店总数、便利店密度和便利店覆盖范围占比共3个维度,对这些城市的“便利程度”作出分析。

640?wx_fmt=png.jpg

从结果来看,深圳、广州和上海是便利指数最高的三个城市。相比而言,北京的排名没有想象中的高,只排在第五位,并被今年刚进入“新一线城市”的东莞超过。同时,佛山、成都、苏州和重庆等城市的便利指数分值与北京差距不大。

从地域来看,便利指数排在前20位的城市中,珠三角和长三角城市占据了近一半的席位,且排名靠前,这两个区域的城市便利店发展整体上已趋于成熟。

城市便利店总数的多少,是衡量城市便利程度最基础和直观的数据。

640?wx_fmt=png.jpg


2、国外生态治理实践及其经验借鉴
摘录自:清华同衡规划播报

瑞典森林工业在国民经济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世界上也处于领先地位。瑞典林业属于出口导向型,每年外贸出口收入中森林工业占了很高的比例。

瑞典2015年森林覆盖率为68.7%,相比之下,我国全国现有森林面积约为2.1亿公顷,森林覆盖率却仅为21.6%。由于严格执行《森林法》,控制采伐量,重视林业教育和科研工作,进行科学育林的经营,瑞典森林总蓄积量和总生长量总体在不断提高。

瑞典制定了非常严苛的砍伐标准,近十年中保持着大约每年1亿立方米的林木种植总量,而同时每年的采伐量维持在0.8亿立方米。

瑞典在1993年的新森林法中明确了环境目标和生产目标必须放置于同等地位。瑞典只占有世界上1%的商业用林面积,但是却为全世界提供了10%的锯材、生活用纸等产品。由于木材可以吸收二氧化碳释放氧气,有效缓解温室效应,2004年瑞典开始推行一项政策,即鼓励大型建筑物、公共场所建筑采用木质结构,近几年木质结构的建筑物数量也在逐年递增。

640?wx_fmt=jpeg.jpg
图片来源:Imgur

另外,相较于许多发达国家,瑞典还有着很高的纸张回收量,未经加工的废木材和残渣也能用于可再生能源的生产。瑞典高度发达的技术体系,森林工业也能为生物质能的研发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瑞典对于森工企业各项生产指标都有着严格的标准,同时企业也都非常积极地履行着社会责任。例如瑞典著名的利乐包装(Tetra Pak),其所有包装产品都可以回收再利用,做成文具、桌椅、建筑材料等等,使它们在完成包装的功能后,能够“废而不弃”。

瑞典非常重视森林生态的科研投资,这其中国家拨款占38%,私人投入占60%。瑞典在高标准保护森林生态系统的同时,还能使森林发挥其经济价值。在各项保护实践中,发挥突出作用的是保护森林生物多样性以及处理各方利益关系的各类机构,例如政府机构“Swedish Forest Agency”(SFA),还有民间组织“Federation of Swedish Farmers”(Lantbrukarnas Riksförbund - LR)。


3、关于“社会混合”的概念
摘录自:李明烨 汤爽爽 孙莹 国际城市规划

摘录:社会混合作为当前法国城市政策的基本原则仍存在争议,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因其概念的模糊性而导致的操作困难,二是对其理论基础的质疑。

首先,社会混合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具体表现在对于混合的标准、程度与空间尺度没有明确的定义。

不同人群在城市空间上的混合,可以有年龄、收入、种族、职业、阶层等多重指标,而采取哪些指标作为混合依据并不明确。目前法国的城市政策主要根据家庭收入水平进行“混合”。

摘录:尽管社会混合已被确立为法国城市政策的基本原则,但其理论基础一直伴随着质疑。社会混合作为社会隔离的对立面,其合法性来自于贫困人口过度集中所产生的负面“街区效应”。

贫困人口的集聚造成地方税收的枯竭,使公共设施缺少维护,进一步降低了街区的吸引力,导致更多贫困人口在此集中。这样,街区境况陷入了恶性循环,从而走向持续的衰败。

然而,学术界对于社会混合本身的正面效应尚存在争议。甘斯(Gans)提出了在街区尺度混合不同人群的诸多益处,包括丰富居民的生活,利于下一代的教育和个人发展,加深不同阶层的彼此理解以及增强人们对阶层差异的容忍度;佛罗里达(Florida)指出,“混合”创造了不同文化的碰撞机会,能激发城市的“创造力”,并提升城市的经济与文化发展活力。但与此同时,法国社会学家尚博乐东和勒迈尔(Chamboredon & Lemaire)指出“空间距离的接近不能缩减社会距离”;佩托内(Pétonnet)认为,不能把部分社会群体在空间上的集中简单地视为社会隔离的结果,事实上也可能是他们自愿聚集;某些社会群体因文化、种族的因素在空间上聚集可能有助于团结协助,而强制性地将这些群体与主流群体混合反而可能导致少数群体受到主流群体的控制和压迫。


4、哪“一张蓝图”可以“管到底”?
摘录自:冯静 江苏省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新人小白在参加完新员工培训后,热情满满地奔向了工作岗位,参加的第一个项目是苏州市吴中区某街道片区的总体规划修改。调研时,小白天马行空地畅想:该街道是最临近苏州工业园区的街道,靠近独墅湖,区位优势好,开发潜力大,并且是园区周边的房价洼地。临湖高端别墅区画起来,生态住宅区建起来,未来街道将是一个居住品质高、生态环境好的片区。

跑完现场后,项目负责人让他做了一件事情:将现行总规2009-2030的用地规划图与现行苏州市总规(2020年)中的四区划定进行叠合。然后,他就发现了这样一个现象:现行总规的建设用地是在上位规划的禁建区范围里。不仅规划的建设用地是在禁建区里的,而且现状的建设用地也在禁建区里,部分建设品质非常高。

小白觉得很奇怪。城乡规划法中不是规定严格遵守总体规划中的强制性内容的吗?为什么下位规划会与上位规划出现这么大面积的冲突呢?这种情况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小白问甲方。甲方回:现行苏州总规是07年版的,时效性太差;11年版苏州市总体规划批复时间长,地方规划建设缺少依据;地方发展需求强烈,不得不建;规划图斑遥感督察严,不得不改。听了甲方的这一番话,小白觉得很有道理。

同时,小白翻阅了一下资料,电视里领导说:一个县市要有一本规划,一张蓝图干到底。领导还说,总体规划具有法定效力,坚决维护规划的严肃性和权威性。看来中央态度很肯定,但地方却很无奈!

那么问题来了:改不改?必须改!怎么改?就这么改!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