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匠精神:认真坚持梦想 (国匠规划论坛:规划行业交流平台) 常用规范 天气与日历 切换到宽版 开启辅助访问
日报 讨论 问答 学堂 招聘

admin 管理员

粉丝 1214 关注 TA
1341发帖数 3036回复数 194237积分

发新帖 回复
发新帖 回复

『日课:042』空间理论的思考

时间:2017-6-6 11:18 1 1743 | 复制链接 |

发送原创文章至admin@caup.net,可申请注册邀请码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city-2199041_960_720.jpg

~~~~~~~~~~~~~~~~~~~~~~~

◉ 知识点:列斐伏尔,空间的生产理论;大卫•哈维,资本的空间理论。

◉ 原标题:于海:城市空间的更新逻辑——从增长机器到互动社区>>>

◉ 摘录自:2017-06-02 于海 乡愁经济

~~~~~~~~~~~~~~~~~~~~~~~

■ 列斐伏尔:空间的生产

空间逻辑的生产逻辑是马克思主义地理学家、哲学家法国人列斐伏尔的经典著作《空间的生产》里谈到的。列斐伏尔把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分析——资本的逻辑即生产逻辑——做了一个推进,即资本的逻辑也是空间的逻辑,即空间成为生产机制。从“空间中的生产”转向“空间的生产”,这是列斐伏尔对马克思主义地理学的一个重要贡献。在“空间中的生产”,空间只是生产要素,所以我们重视的是在空间中所发生的过程。但是按照列斐伏尔的“空间的生产”,空间本身的生产已经成为资本积累的机制,所以就变成一个生产机制,不只是生产条件。列斐伏尔说过:资本主义所以未如马克思预言那样走向灭亡,反倒有发展,关键在“占有空间,并产生一种空间”。

■ 大卫•哈维:资本的空间

美国的马克思主义地理学家大卫•哈维。哈维认为对空间的控制构成日常生活中一种根本的和普遍的力量,这一观点归功于列斐弗尔。他指出,商业主义不断俘获内城空间,把内城变成一个炫耀性消费空间,称颂商品而非市民价值,内城成为一个奇观地点,人在其中不再是占有空间的积极参与者,而是被化约为一个被动的观赏者。也就是说,过去三十多年的空间改造和空间发展,它损害的就是空间使用者尤其是普通居民作为空间主体的积极感受。

大卫•哈维提出了一个概念:城市被政府当作一个企业来经营,而有“企业家式的政府”(entrepreneurial government)一词。我们有段时间非常流行的口号叫做“经营城市”,市长看待城市就是一个企业,怎么像经营企业那样经营一座城市,把空间变现,最大化收益,就成为市长的任务。

■ 生产逻辑的空间生产的中国现象

在中国,生产逻辑的空间生产的特征是:

(1)  空间成为资本,在中国即是土地批租的政治经济学。

(2)  历史空间作为资本,即历史街区生产的政治经济学。上海新天地是一个代表,在一片旧建筑上进行改造的,让市长们看到原来历史那么具有商业价值。新天地周边的办公楼盘,比附近几百米远的淮海路的租金高三分之一以上,就是因为这里是老上海的历史象征性增加了商业价值。所以经营土地包含了该地块上的具有符号性质和象征性质的空间。

(3)  景观成为资本,即景观生产的政治经济学。原本景观不是资本,也没有景观概念,例如上海黄浦江和苏州河只有一小段是景观,其他都是生产岸线:工业岸线、仓库岸线。美国人罗兹•墨菲的著作《上海——现代中国的钥匙》,写到一个大城市不会无缘无故崛起,它最重要的条件就是地理条件。基于旧上海最重要的交通干线即是铁路和水运,上海的纺织厂都建在河边,以便利煤和原料的输入和棉纱、棉布的输出,所以沿着黄浦江和苏州河,基本上不是仓库就是工厂。然而这种经济岸线如今正转向新的经济,即景观,有价值的景观。

(4)  中国城市的造城运动,老城改造完了还要建新城,并由政府带头搬到新城。造城运动导致老城完全没有历史,新城没有人气。这种空间的安排是跟人作对,不是亲民性的设计安排。

■ 从生产逻辑转向互动逻辑的社区复兴

过去三四十年我们把空间作为一种资本、一种商品,造成社会的断裂,社会生活的萎缩。如今我们提倡空间逻辑向互动逻辑转变,恢复社区生活的互动性、社区性、社会性。

(1)  社区复兴需要亲切的空间尺度

何以复兴社区?我们需要环境的物质性改善,更需要亲切的空间尺度,以方便发生人际遭遇、发展人际互动。封闭的城市快速路、门禁小区、与生活社区甚少互动的大广场等,都在减损城市空间的社会有机性。社区复兴,是在一个符合人性需要和对人有善意的社区空间里实现的,恢复或重塑环境的社会互动性,乃社区复兴的空间条件,也是环境更新的题中之义。

(2)  社区复兴依靠的主体是居民

社区复兴,主体是社区居民。当年轻人与同伴结成跑团,把跑步做得风起云涌时;当大妈与老姐妹走出家门,把广场舞跳得热火朝天时,我们是否意识到,这既代表着改革开放后个人自主生活的兴起,也代表着个人活动的集体谋划和实践。青年跑团和广场舞的民间组织化,是全新的社会动员,代表着社区复兴的主体力量。获得个体存在感、重塑社群归属感,是社区之所以为“社区”而不是“小区”共同体的要义所在。

本文原为2016年12月17日“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城市更新学术委员会恢复成立大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1回复

diandian高 发表于 2017-6-15 12: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学习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1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