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匠精神:认真坚持梦想 (国匠规划论坛:规划行业交流平台) 城市规划行业APP下载 常用规范 天气与日历 切换到宽版 开启辅助访问
日报 讨论 问答 学堂 招聘

玉米橙子 规划铁匠

粉丝 2 关注 TA
4发帖数 49回复数 423积分

发新帖

[专业阅读] 景观的生产——一个西南屯堡村落旅游开发的十年

时间:2017-1-18 17:03 0 711 | 复制链接 |

发送原创文章至admin@caup.net,可申请注册邀请码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买了这本田野归去来——人类学实证研究丛书,从20161219购入到读完花了大概半个月, 能够在工作间隙读完这本书,一方面是因为人类学老师的文笔通俗易懂,反观我们规划专业的论文,简直生涩难懂的多,简单易读的少;另一方面也许是因为本书讲的是对安顺屯堡的研究,在文化认同上还是很有带入感。作者是人类学的博士,这篇论文主要讲述了从07年到现在田野调查的研究成果,很多观点都很独到,尤其是对某些事物内在联系的梳理,让人受益匪浅,虽然全书整体是讲述了屯堡旅游开发以后,社会关系从宗族血缘到市场经济的转变,其间个人角色的转换,生产生活空间的变化,都是存在内在联系的,但是从自主开发到规划管理,一直都未能将这种内在联系作为基础,对田野调研的不足,导致了政府主导的种种规划最终实施效果大打折扣,这也是在提醒我们,田野调查才是规划设计的基础支撑。

龙屯作为一个文化区域,因为其文化传承和物质空间的保存完好,被世人所认知。最初的开发是由屯内村民陈龙发起,从旅游公司组建、旅游协会组建、各类国家和世界名录的获得,到目前被省级公司收购后进行旅游开发,龙屯经历了从自主到被组织的过程,过程中种种社会矛盾的演化除了收益分配这个因素以外,还有在地村民主人意识的心理感受 被忽略,导致了矛盾深化,让世界遗产走向了全球化的公司运营管理模式。世界遗产地的旅游开发已经让世界遗产的差异化发生了改变,原有的在地性文化和居民已经被“异化”成为全人类的文化和遗产、或者说是博物馆,这也是违背了世界遗产的初衷了。

龙屯旅游发展是由本地居民发起的,因此其旅游开发一直都有本地居民的参与,只是在利益分配过程中,居民获益与其参与程度会有差异。旅游公司利用当地资源开展旅游活动,改善基础服务和提供公共服务和就业机会,让原属于村民的生产、生活空间转化成为景观空间,让原属于村民的空间生产结果变为了旅游空间生产,产生了一种看似公平实际却存在获益分配问题的 生产关系。作者多次在文章中写到,村民认为空间的主导权被剥夺,其实是一种很直观的心里感受,也许村民不能用有力的理由说服自己,但其实是物质空间私权向公权转换的过程,原住民的意愿被尊重的程度很低。而且从实际分析,确实也存在个人利益被社会公众利益(名义上的,实际上是资本利益)绑架的潜在逻辑,村民拥有全产权的房屋、农田以及村集体所有的土地、山林等资源,应为景观生产而被置换为旅游公司的生产资料,从个人理解的经济学角度分析,这就是变相的剥削。不过,同时旅游公司也承担了村庄环境整治、基础设施改善和提供就业岗位等原属于政府社会服务的职能,这是政府部分职能社会化之后的结果,其实也就是说,政府将自身职能过渡了部分给旅游公司,但是在村民那里旅游公司是不能替代政府,也没有政府公信力的,如果政府要给旅游公司赋予公权,那么政府就要替旅游公司做担保,做好村民与公司之间利益分配和博弈的重要“裁判员”。但是现在这种模式下,政府在多数情况下是缺位的,这就容易激化因利益分配引发的各种矛盾,而且会逼走原住民,失去了原住民的屯堡就会发生质的变化,世界遗产的意义是不是已经被旅游开发所稀释?

从世界遗产的发展脉络来看,是从文物单体演化而来,文物单体从发掘、修复到被摆入博物馆供人游览,与世界遗产被申报、认定到旅游开发,其实是有相同的逻辑的,但是由于文物以可移动居多,而且产权问题矛盾并不像世界遗产一般的突出,而且大众接受文物保护教育意识已经不断提高,通过法律的制裁,是可以用国家法力进行约束和引导的。但是世界遗产地旅游活动的开发,第一是没有如此高约束力的法律执行,第二是其界定并不像文物一样严肃,第三是人也是其中的重要要素,这就带来了后续开发和利用过程中,客体人(文化遗产要素)和主体人(产权者)之间无法得到有效转换,而其被社会认知和对待的形式也无法满足这样的转变。虽然在各种申报以及旅游活动中都会提及尊重村民意愿、提高公众参与,但是作为村民,其实是没有真正了解成为世界遗产和进行旅游开发之后会改变他们什么,等到他们切身感受到如此的变化时,他们已经跟不上资本和政府的脚步了。

十年的屯堡开发研究,看似一个个案,其实在今天普遍存在,甚至在一个普通村庄景区化的过程中是似曾相似的,在新型城镇化发展的今天,我们不仅是在建设乡村的时候要探索区别于城市的路径,而且要在各种经济关系进入乡村时考虑乡村与城市的区别,城市化本就是经济关系取代亲缘关系的过程,所以在城市建设中很多资本逻辑是能够被接受的,但是乡村不同,乡村的亲缘关系如果还是被经济关系取代,那么就不是“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了,而是城市化,经济化了。乡村发展、乡村治理、乡村建设其根本是尊重乡村,而非强势进入,否则就仍然是城市化的老路子。






   上一篇:读书:《城市规划职业指南》牛牛版——第一卷 成为一名城市规划师:规划师做什么?   下一篇:玩人人网时,总结的一些城市规划专业书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