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匠精神:认真坚持梦想 (国匠规划论坛:规划行业交流平台) 城市规划行业APP下载 常用规范 天气与日历 切换到宽版 开启辅助访问
日报 讨论 问答 学堂 招聘

SnoWCc 规划教授

粉丝 67 关注 TA

世上从来没有 相安无事,你过的顺遂多了,就会有人不顺遂,任人浮于世,骄傲不能丢。

345发帖数 1292回复数 13936积分

发新帖 回复
发新帖

[游憩] 【北京】可以纵览城市风景的地方

时间:2015-10-6 10:53 8 8666 | 复制链接 |


发送原创文章至admin@caup.net,可申请注册邀请码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SnoWCc 于 2015-10-6 10:54 编辑

在首都北京有哪些地方可以纵览城市风景?有一群被称作“爬楼党”的人在用亲身的探险经历与照片为此寻找答案。在一些已建成或未完工的大厦顶部,“爬楼党”发现了一处处鲜为人知的“观景台”。遗憾的是,这些场所至今几乎没有一处是对公众开放的。爬楼党的精彩照片与故事,让我们看到一个新的北京。

01.jpg
从人民日报社新楼看央视大楼和“国贸商务区”。摄影/张浩然

在摄影界有一种说法:“当你不知道怎么拍的时候,要么趴在地上,要么站在高处。

想获得鸟瞰大地的高位视角,我们可以坐在飞机上透过舷窗俯瞰群山和大地;如今也可以购买一台小型家用航拍设备,通过架设在遥控飞机上的照相机来航拍大地。然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觉得乘坐飞机或者遥控航拍设备都不够过瘾——飞机上的视角有些过高了,而且舷窗的遮挡,让人们欣赏大地风景的行为如同隔靴搔痒;遥控飞机带回的图像纵然精彩,但比起站立在呼啸风中,用双眼真切看到风景,震撼程度难以相提并论。

在北京,每当雨过天霁、雾霾退散,向西北可以看到群山的时候,有这么一群人,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不做声响地换上特殊装束,从企业职员、程序员、炒股人、学校教师变成神秘的夜行者——他们的目的地不是饭馆或者酒吧,而是寂静空旷的楼顶。他们被称作“爬楼党”。

打开手机翻看微信朋友圈,不时出现年轻女孩儿们的自拍照:45度斜角俯拍,拍出大眼睛与尖下巴,这早已成为姑娘们自拍时的基本常识。然而斜向下俯拍的视角,在给城市发写真时并不那么容易获得——在很多壮观的建筑面前,拍摄纪念照往往只能从下往上拍摄,而且常常难以将体量宏大的建筑物拍完整,例如一座立交桥。爬楼党的出现,让这样的难题迎刃而解——他们站在一座建筑物的高处拍摄另一群建筑物的风景,用斜向下的视角,展现城市风貌。

“爬楼党”需要什么样的能力?首先是突破小区物业安保的防线

在北京,要想爬上高楼大厦的楼顶可不是容易的事。大多数楼通向楼顶的口都是封闭的,按照正常的途径,想上楼顶应该先联系物业管理部门,并取得他们的同意——但你知道,在现实中通常是很麻烦的事。

我酷爱拍摄火车,为了获得好的视角,寻找较高位置的拍摄角度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比如爬上铁路线旁的山头。而有时要拍摄火车在城市中穿过的场景,就不得不借助爬楼的手段。新北京南站建成时,为了拍摄车站全景以及火车进出站的画面,我尝试进入附近的居民楼。这有很多赌运气的因素,在有些小区,保安看见我相貌陌生并且带着三脚架,不容分说就严令驱逐。之后我虽然找到一两处位置看似不错的楼,但到达预想的位置时,发现视角恰好被遮挡,拍摄对象只露出一部分。

那一次我几乎爬遍了目标区域附近所有的楼(准确地说是“搭遍了附近所有楼的电梯”),在近乎绝望中,来到最后一栋有可能找到拍摄角度的楼。这是一座一条楼道贯穿若干单元的老式住宅楼,位于火车站南侧。因为门禁失灵,我轻松进入楼道并登上电梯。电梯间昏暗的灯光下,液晶屏上显示楼层的数字逐一增加。当到达最高层电梯门缓缓打开的那一瞬间,上帝仿佛投来了一束阳光。我冲到窗前,发现窗户能左右打开,放眼望去,一列列火车正在徐徐地进站或者出站。四周寂静,视野没有任何遮挡,楼道中的空间足以支稳脚架,而且没有人干扰我。

02.jpg

03.jpg
摄影/孟原

俯视北京南站以及来来往往的火车,这些场景是一位网名叫做“沙漠女儿”的女摄影师拍到的。拍摄机位分别位于两座大厦的楼顶,非常遗憾,这些楼顶平时是上不去的,绝佳的观景台平时通常处于封锁状态。

工作任务虽然完成了,但是回味其间的曲折过程,一次次踩点、混进居民楼的经历,颇有些做贼的感觉。就这样,我体验了一回爬楼党的工作方式。想想也有些无奈,因为在此之前,我其实对部分爬楼党拍摄照片的手段并不完全赞同。

我的QQ号中,有一个“爬楼党”的摄影群,在这个群中,大家分享了很多俯视京城的图片。平心而论,很多照片的拍摄角度是我从未见过的,而且技术高超,图片创意也令人赞叹。然而拍摄者登上高楼的途径却并不坦荡。比如:混进国贸商务区一带的写字楼,要西服领带,衣冠楚楚,把摄影器材藏在高品质的拉杆箱中;混进正在施工的工地,则要换上破旧衣服,戴上安全帽,把拍摄器材胡乱塞到脏乎乎的塑料编织袋里,尽可能地冒充施工人员。

04.jpg
摄影/赵良鹏

“沙漠女儿”的真名叫做孟原,除了各种标志性建筑,她还不断地寻找各种新角度拍摄北京的立交桥。

这一切,都是为了连蒙带骗地混进大楼。混进大楼也就罢了,爬楼党还要登上高层甚至楼顶。这样的行为,一方面影响楼中人员的生活和工作,另一方面也存在不容小觑的危险性。

“眼前的景象让我目瞪口呆,我看到了央视大楼和人民日报大楼在一起对爬楼党的偏见,直到我今年参加了他们的秘密行动才得以扭转。”

夏季的一个傍晚,大雨在下午渐渐停息,天空开始放晴。多年拍摄风光片的经验告诉我,接下来可能会出现一个天空飘满火烧云的魔幻黄昏。朋友“大壳”和“老猫”喊我去国贸附近的一处工地,他俩都是资深的“爬楼党”。出于对照片的渴望,我没有抵挡住诱惑,按他们的要求买了个黄色安全帽即刻起身。

有那么多楼不爬,为什么偏要去没有足够安全保障的工地?我曾经简单地以为,这是“爬楼党”装酷的行为艺术。但事情真落到自己头上,我稍加思考,马上意识到建设了一半的高楼,确实是非常好的拍摄位置。因为还没有安装玻璃幕墙和门窗,所以正在建设的高楼中会有很多视野开阔的拍摄机位。

05.jpg
摄影/王宁

当摄影师朋友们在颇费周折,登上无数未竣工的楼顶,阅尽高处的风景时,我们在想,那些北京国贸商务区几座高楼的顶层,是不是本身就有很棒的观景台?这些地方通常不是开放的公共空间,而是酒吧或者餐厅。坐在餐厅的窗边会是怎样的感觉呢?在一个午后,我走访了国贸三期大楼顶层80层的酒吧,这里人气爆满,高空的餐厅阳光似乎也更加充足一些。我下到79层,这里是一家餐厅。透过转角处的玻璃窗,地标性建筑央视大楼就在脚下,人民日报新楼隐约躲在央视大楼的后面。对于痴迷于爬楼的摄影师来说,一个新鲜的机位是多么的让人兴奋。雨后的北京,距离地面300米的高度,此刻可以看到轻微的一层平流雾。这样的天气现象,想必也只有在这样的高度才能观赏到。

到了工地,“大壳”和“老猫”带着我不露声色地走了进去,遇到上来盘问的工人,他们掏出几根烟和人家套起近乎——几句寒暄之后,我们不仅没被请出去,反而问出了施工电梯的位置。我心中苦笑,看来要当爬楼党,首先得具备些许“特工人员”的专业技能。工地里地形非常复杂,偶尔有小的水泥块落下,好在我按他们的要求,已经把安全帽戴到头顶。

“大壳”和“老猫”并没有带我乘施工电梯到达最高层,我们中途下到一处平台,眼前的景象令我目瞪口呆:央视大楼新台址就在我们前方,而从央视大楼悬挑空间的缝隙之间,不偏不倚正好看到人民日报社刚刚建成的新楼。

06.jpg
摄影/赵良鹏

夜幕来临时的国贸商务区。在夜晚光线较弱的环境下进行长时间曝光的俯瞰拍摄,是目前无人机拍摄难以解决的难题。拍摄这样的照片,只有爬上高楼。

如此刁钻的视角,是我之前难以想象的。因为想要获得央视大楼新台址和人民日报大楼在一起的画面,不仅要事先预判出拍摄地点,更要准确找到合适的拍摄高度。如果能操纵遥控飞机,完成这件事要简单得多,但要站在建筑物上拍摄,那么前期选点工作的难度非同寻常。

07.jpg
摄影/李志璋

天空是城市建筑景观摄影不可或缺的重要画面元素,没有金色或者深蓝天空的衬托,很难创作出一幅优秀的爬楼作品。除了时间对天空颜色的影响外,方位也是必须要考虑的因素。爬楼党常常面对的是水平视角可达100°以上的大场景,特别是在视野开阔的楼顶。日落之后一小时内面向正北或正南,你会观察到蓝色天空的亮度其实有很大的不同,颜色也并不均匀——利用好色彩的渐变,或许有机会让摄影作品更加具有灵动与静谧之感。时间和空间的双重因素,时时刻刻考验着爬楼党对方位和构图的理解与掌握。

夜色降临,街灯与建筑物中的灯光一点点亮起。面前没有玻璃墙的遮挡,温热的夜风从我们的脚下流过,虽然谈不上安全,但是眼前风景绚烂。“大壳”和“老猫”跟我念叨着,爬楼党这一行既怕扰民,又怕“民扰”。确实,能够在没有人围观和影响的环境下安静地拍照片,这样的感觉实在很好。

08.jpg
摄影/李志璋

“央视大楼不寂寞了,人民日报新楼建好了”中央电视台新址大楼以及建成不久的人民日报新楼,是北京东三环附近的两座标志性建筑,它们鲜明而独特的造型深受爬楼党们的喜爱。我们或许看过很多关于这两座楼的照片,可是人民日报新楼耸立于央视大楼悬挑空间之中的视角,或许只有在这处隐秘的工地中才能见到。

为何对拍摄地点避而不谈?这是一个悖论——成名即意味着失去

夜晚从这座建了一半的楼上下来,“大壳”和“老猫”叫我不要把照片传到网上——话说得很随意,但语气不容辩驳和质疑。这让我又一次想起以前看到的爬楼党图片,内容固然精彩,但是从没有谁透露过照片在哪里拍摄的。面对QQ群里其他人对于拍摄地点的询问,拍摄者的回复大致也就是“抱歉”或者“呵呵”。

“大壳”和“老猫”给我翻看手机中以前在北京其他高楼上拍摄的图片,对于北京我并不陌生,但这些图片每一张都在刷新着我对北京城市风貌的认识。

“费这么大力气拍来的图片,难到就是自娱自乐吗?这实在太可惜了。”我还是说出了心中真实的遗憾——说实话,这也是我之前不喜欢“爬楼党”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09.jpg
摄影/赵良鹏

没拍过望京SOHO,就好像没加入过“爬楼党”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街与阜安西路交叉路口的“望京SOHO”,是出生于伊拉克巴格达的英国籍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领衔设计的。因为距离机场高速路比较近,这里也成为游客从首都机场进入市区路途中最先看到的高层地标建筑。尽管建筑造型颇具争论,但是在北京爬楼党的圈子中“望京SOHO”人气颇足——几乎所有人都在楼顶拍摄过它。

“老猫”给我讲了个故事。春节期间,两名来自俄罗斯的爬楼党,一个叫马霍罗夫,另一个叫拉茨卡洛夫。他俩在上海中心大厦的顶部拍了不少惊险刺激的视频和照片,并且传到网上。轰动随之而来,但是在此之后,上海的爬楼党再想来到这座楼顶拍摄城市风景,几乎是不可能了。

10.jpg
资料图

每当有人把图片传到网上或者把拍摄地点公布于众,那么拍摄地附近的安保管理便会迅速加强。在大力度的监管下,其他的爬楼党基本上不会再有机会拍摄到同样机位的照片。

相较于可以自由出入的楼道,楼顶是一个更加敏感的区域。无论是住宅还是商场、写字楼,由于物业安保措施日益严密,楼顶已经越来越难到达。

11.jpg
摄影/严磊

老旧的居民楼同样可能会给我带来视野上的惊喜。在贴满各种小广告的楼道缝隙中,只要推开这扇窗,就能看到夜幕下的雍和宫以及北二环路的灯火通明。

12.jpg
摄影/赵良鹏

德胜门箭楼,是北京古老的地标。作为京藏高速G6公路延伸部分的德外大街,则是很多人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路。但即便是每天从这里经过,相信还没有谁看到过这样的场景。居民楼的楼顶,很可能就是我们身边被忽视的观景台。

我很快体会到这样的无奈。在今年4月出版的一本清华大学校园风光画册中,我看到一张俯瞰图片:京包线双清路道口北侧,北京北站开往延庆的S2线列车与地铁13号线的列车交会,一墙之隔是清华大学校内的办公楼和宿舍楼。这段铁路的位置曾经因为清华大学的扩建而向东平移了800米,和同角度的老照片相比较,铁路和学校的纠缠与变迁耐人寻味。

结合地图,我推算出了拍摄这张照片的具体位置,那是一座塔楼的楼顶。5月初一个阳光明媚的黄昏,我带好拍摄设备奔向那座塔楼。遗憾的是,通向楼顶的大门挂上了铁锁,还贴着一张封条,封条上的日期赫然是4月30日。

尽管白跑一趟,但我却亲身地意识到拍摄机位的“不确定性”:一旦位置稍有暴露,通向楼顶的大门很可能就在一夜间被毫无征兆地关闭、上锁。面对封条,我真实地体会到当今爬楼党们内心的矛盾:既想展示和分享经典作品,又担心一旦暴露行迹,其他人蜂拥而至,导致管理者加强管理,今后便再没有同样位置的拍摄机会。爬楼党毕竟不是楼宇的管理者,如果楼顶被封,几乎没有任何“复活”机位的办法。爬楼党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每一次登楼都当作最后一次拍摄机会。

13.jpg
摄影/孟原

什么时间段是最佳拍摄时机?夜幕降临前的宝石蓝色令城市充满魔幻色彩

大多数爬楼党,都有摄影的爱好与特长。想要拍摄到满意的照片,除了地利与人和,还要计算好天时。在正确的时间到达正确的地点,幸福地发现机位还在,一幅成功的作品就已经完成了90%。所以爬楼拍照片90%的工作量并不在“爬”的过程,而在于精心的策划和周密的准备。

放眼国内的大城市,高楼大厦林立,景观难免给人雷同之感。但其实仔细观察,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是无法将城市个性完全掩盖的。夜幕降临的那一刻,似乎身边所有的建筑都瞬间从灰姑娘变成了光彩夺目的公主。人造光源与日落前后的自然光线共同发酵,给一座城市带来爬楼党最爱的魔幻时刻(MagicHour)。

魔幻时刻是一个经验值,粗略讲是日落前后各一小时。这样说似乎有些笼统,事实上在这两个小时内,光线的方向、强度、色温、反差、饱和度等等,一切与光有关的环境因素都在迅速变化。爬楼党的自我修养是将这两小时再详细分为若干阶段,并精确安排拍摄计划。

如果以日落的那一刻作为时间分界线,北京日落前60分钟,太阳高度角大约在地平面之上6度(不同季节略有差别),这基本上是魔幻时刻的起始。由于这段时间内太阳角度已经很低,冷色光被大气层过滤,光线呈柔和的金黄色,所以这一阶段又被称为金色时刻(GoldenHour)。这时如果站在楼顶向东西南北各个方位望去,不同位置的光线在色温和亮度上会有些许区别。

日落后的魔幻时刻则要复杂一些。太阳刚刚落山的半小时之内算不上是最好的拍摄时机,对于相机而言,天空依然过于明亮,无法展现夜幕降临后湛蓝深邃的天空。这30分钟,可以算是爬楼党的中场休息时间。

黑暗占领夜空的速度是惊人的。再过10分钟,虽然肉眼看上去天空已经呈现出暗黑色,但是经过相机几十秒甚至几分钟的长时间曝光,大部分天空呈现出迷人的宝石蓝色——这一阶段又被称为蓝色时刻(BlueHour)。这10到20分钟的时间,是最关键的拍摄时刻。爬楼党们手机静音,拒接电话,停止交谈,屏息凝神,锁紧云台,现场只有对焦时的嘀嗒声和快门的咔嚓声。天空的湛蓝色、楼宇灯火以及车灯的暖黄色在这十几分钟达到色彩和亮度上最佳的平衡,蓝色时刻是爬楼党们推崇的经典时刻,一天的等待其实就是为了这片刻的辉煌。再过10分钟,夜空的绝大部分便已经一片漆黑——拍摄结束了。

14.jpg
摄影/严磊

这张照片拍摄于鸟巢东侧的一栋商务办公楼,楼一共有20几层,18层外有个朝西的露天平台,但是要想上到这处平台可不容易,我必须从20层的广告牌上爬下去。爬广告牌架子是一个比较危险的事情,当天刚下过雨,架子是金属的,比较湿滑,而且有很多铁锈。我一点一点往下爬,运气不错,算是顺利地下到了18层的平台。眼前鸟巢体育场灯火闪亮,当天日落后云朵也非常漂亮。逐渐入夜,拍摄工作也完成了,返回的时候还要从铁架爬上去。

15.jpg
摄影/严磊

2014年北京APEC会议烟花试演那天,我预判好烟花可能升起的位置,之后很早就再次来到这个广告牌下的拍摄机位等待。APEC烟花的第一张照片被我拍摄到了,这是继2008年奥运会之后,鸟巢体育场上空第二次烟花绽放。

“爬楼党”何时不再是地下党?京城爬楼党期待将楼顶开辟为观景台

在《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编辑部,我看到了北京十余位大名鼎鼎的爬楼党摄影师拍回的照片。这些照片让我体会到,熟悉的城市如换一个视角,很可能就会重新给我们带来兴奋与自豪——这是一种质朴但却真切强烈的快感。

我开始重新审视爬楼党对于城市的意义:除去猎奇,他们的行为其实还有更深层的价值。首都北京的市区属于绝对的禁飞区,除非是官方的拍摄行为,普通人不可能获得乘坐飞机鸟瞰城市的机会。另外,目前的航拍设备尚不具有通过长时间曝光来拍摄夜景的稳定条件——想要在日落前后的魔幻时刻拍摄城市建筑风貌,登上高楼目前可以说是唯一的手段。

在和多位资深爬楼党交谈的过程中,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感慨着:“北京城市中开放的观景台实在太少了。”

北京城区其实拥有着历史悠久的观景台,那就是中轴线上的景山。在明清两代,如果想在北京登高远眺,景山是唯一的选择,但当时这里属于皇室专享,普通人很难有机会。虽然叫山,但景山山顶距离地面的海拔落差其实不过46米。46米,这样的数据甚至不及鸟巢体育馆的建筑高度。不过好在北京二环路内很少有高层建筑的遮挡,时至今日,景山山顶的万春亭仍然是观赏北京市中心风貌的好去处。每当天气晴朗而且大气透明度高时,络绎不绝的游客和摄影者几乎可以将万春亭挤爆。

16.jpg
摄影/王猛

在观光塔正式营业之前,已经有人登上塔顶对奥林匹克公园的景观格局先睹为快。龙形水系和鸟巢体育场共同构成的“玉如意”,在这里清晰地呈现眼前。

17.jpg
摄影/王宁

自拍杆,也叫自拍神器。把手机放在自拍杆上,然后45度斜角举过头顶,微笑并按下拍摄键,这几乎已经成为姑娘们自拍时基本的动作要领。斜向下的角度,可以拍出人物的大眼睛与尖下巴;而站在高楼上,则有机会用以斜向下的视角观赏城市建筑。

18.jpg
摄影/赵良鹏

在北京奥林匹克公园,一处被称作“五颗钉”的观光塔即将竣工开放,无论样貌还是功能,它就像矗立在北中轴线上的自拍神器,来到这里的人将有机会45度俯拍京城风貌。比起在飞机上鸟瞰大地,观光塔的高位视角不仅能够看到地面建筑更多的细节,而且在这里拍到的照片也会更有层次感。

奥林匹克公园的如同北京的自拍神器

至不及鸟巢体育馆的建筑高度。不过好在北京二环路内很少有高层建筑的遮挡,时至今日,景山山顶的万春亭仍然是观赏北京市中心风貌的好去处。每当天气晴朗而且大气透明度高时,络绎不绝的游客和摄影者几乎可以将万春亭挤爆。

作家冯唐在小说《北京北京》中有这样的文字描述:“北京这个大城一圈一圈地由内而外摊开,越靠外越高,仿佛一口巨大的火锅,这个在中心的景山就是突出在火锅中的加炭口。”确实,过去的20年间无数高楼大厦在三环路之外拔地而起。快速的城市建设,昭示着北京需要拥有像东京的日本电波塔、迪拜哈利法塔、纽约帝国大厦、巴黎蒙帕纳斯大厦这样的观景台。

今年6月份,高颜值的“北京蓝”横空出世,刷爆微信朋友圈。十余万人挤爆景山万春亭的新闻更是让我目瞪口呆。那是人们对蓝天的渴望,同时也是人们对俯瞰城市风景的渴望。如今,一座被戏称作“五颗钉”的观光塔在北中轴线的奥林匹克公园间落成,游客将来可以乘坐电梯直达塔顶。这或许是一座地标式的建筑,但它无疑也将成为北京北部的观景平台。

偌大的北京城,除了中轴线上的景山与“五颗钉”,还有中央广播电视塔等少数可供观光的高层建筑。可是爬楼党的图片告诉我们,北京其实还可以有更多的观景台。它们可能是国贸或是金融街[0.49%资金研报]的写字楼顶层,也可能就在我们每天起居出入的居民楼楼顶。

在呼唤北京能够出现更多处观景台的同时,我采访的多位爬楼党也纷纷向我提出请求:不要发表照片更不要透露照片的拍摄位置。对于这样的叮嘱我已经听过很多次,并且非常理解。但这一次,我希望能从一个新的角度去看待爬楼党的困境。


19.jpg
摄影/李志璋

“爬楼党”的出现呼唤城市观景台

低调而神秘的爬楼党仍然在各处正在建设的高楼中探察,一方面寻找着新的观景台,一方面与安保人员做着猫捉老鼠的游戏。观景台的数量并没有大幅度增加,因为曾经经典的隐秘观景台,也正在一处处地被封闭。

将爬楼党的照片曝光展示,或许会让有限的拍摄地变得更少。但也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让更多人了解爬楼党对城市的贡献以及照片背后的故事。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不知是否有管理部门愿意将个别楼顶作为观景平台逐步向公众开放呢?

就爬楼党的问题,我拨通了一位朋友的电话——他是北京市朝阳区的民警。这位民警的意见是:“如果没有扰乱社会秩序,或许不构成违法。但爬楼党的行为存在安全隐患,这样的行为对公共治安的稳定是有负面影响的。”

同样的话题,我也采访了国贸中心的安保人员黄先生。出乎我的意料,黄先生虽然多次发现并阻止过爬楼党的行动,但他对这些不速之客却并不反感:“爬楼党不偷东西也不惹事,我看过他们的照片,非常漂亮。我觉得这是对城市形象正面的展示,但因为工作职责,我不得不阻止他们。”

发稿前,仍有爬楼党善意地叮嘱我,文章写完后要记得说:“爬楼有风险,模仿需谨慎。”

道理这么说是没错的,但我内心其实希望,北京能有更多并且更加专业的爬楼党。

即便生活在都市中,我们仍然需要有探索精神和冒险精神的人存在。换个角度再看爬楼党,他们摄影作品的数量与精彩程度,何尝不是北京“城市软实力”的体现呢。


撰文/李睿
来源:《中国国家地理》2015年8月刊



   上一篇:【北京】6条最美健身步道等你来遛弯!   下一篇:【北京】前门大街成非遗大街 哪些民俗文化将再现

8回复

青橙和orange 发表于 2015-12-1 12: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楼主分享过好多文章呀
SnoWCc 发表于 2015-12-2 10: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青橙和orange 发表于 2015-12-1 12:13
楼主分享过好多文章呀

嗯哼
XIANG000 发表于 2016-3-8 17: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哎呦 不错喔
SnoWCc 发表于 2016-3-9 10: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是不错~
齐天 发表于 2018-3-11 18:24:58 |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诶呦现在用无人机了,可以不用爬楼
SnoWCc 发表于 2018-3-29 10: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你不懂,哈哈哈
SnoWCc 发表于 2018-3-29 10: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你以为北京让飞无人机咩~~~~~~~
SnoWCc 发表于 2018-3-29 10:50:4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齐天 发表于 2018-3-11 18:24
诶呦现在用无人机了,可以不用爬楼

你以为北京让飞无人机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8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