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匠精神:认真坚持梦想 (国匠规划论坛:规划行业交流平台) 城市规划行业APP下载 常用规范 天气与日历 切换到宽版 开启辅助访问
日报 讨论 问答 学堂 招聘

admin 管理员

粉丝 1279 关注 TA
1371发帖数 2912回复数 208575积分

发新帖

围城内外——我的乡村田野调查

时间:2015-4-18 17:20 4 900 | 复制链接 |

发送原创文章至admin@caup.net,可申请注册邀请码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 UPDIS共同城市
本文作者:罗倩倩(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话得从我们第一次河南省乡村调研说起。

这次调研是住房与城乡建设部软科学项目《新型城镇化背景下乡村集聚模式研究》的初步调研,以河南为主要研究对象。当下河南省正在广泛开展以新型农村社区、美丽乡村等为代表的农村居民点整治行动,当地的农村变革在短期内持续发生,而变革期正是我们观察不同乡村集聚模式现实反馈的良好时机。我们对选取样本的地方政府、村委会以及村民进行了访谈,走访一圈下来,有个反差是很鲜明的——原来我们以为农民(最起码是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对拆村还建上楼抱有普遍反感情绪,事实却不尽然。

此前我们的意识形态中农业和农村简直就是一套的,深植于中国的农耕文明带来“低矮农舍三五成群,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乡村聚居形态完美勾勒了“乡愁”图景,世代生于斯、长于斯的原住民理所应当地享有并维护中华民族乡土社会美好家园,而那些企图破坏这一切的权贵、资本通通都是不受待见的。就像电影《阿凡达》中讲述的人类在利益的驱动下妄图侵入潘多拉星球,结果遭到星球原住民团结一致的反抗,最终保卫了家园净土的故事那样,既同仇敌忾,又义正言辞。

调研中我们发现这个潜在意识形态显然与现实错位了,错位的环节在于用静止的眼光审视乡村,殊不知“现代化”把世界拍平的同时也对乡村产生了深刻地影响,影响大到足以改变乡村的物质空间形态,变得可以不再“小桥流水人家”,却依然是村民的熟人社会和共同家园。


中国乡土梦写照:“市井挣点小钱,山下种片菜园。看看花开花落,度过有生之年”——老树

首先,对农村的理解,认为“农村是从事农业生产劳动者的家园”,错。在中国以城市为中心单向要素集聚的城镇化模式下,贺雪峰教授早就撰文指出“中国农村家庭绝大部分采取的是代际分工的半耕半工模式,青壮年外出务工,中老年在家务农。”这就使得绝大部分农村都不再单纯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植经济。譬如我们去考察的G镇,这是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城镇,镇区有部分工业,广大镇域则是农业地区,代表了大部分小城镇的发展面貌。早些年全省推行新型农村社区建设的时候,镇上为了摆脱贫困面貌,鼓励村民抓住第三轮建房契机,积极申请资金,将全镇大部分的村庄拆并,搬入了新型农村社区,置换出的土地引进项目做工业开发。但即便工厂就在家门口,在厂内工作的也仅是少数村民,因为职业技能达不到工厂招工要求或不满足于村镇工厂的待遇,多数村民还是和先前一样,前往其他目的地务工或继续耕种尚未被工厂占用的农地。

其次,对村民的期许,认为“村民是乡土文化、乡土建筑、乡土格局的建设者和保护者”,对了一半。村民保护的是宗亲血缘的乡村人脉关系和村庄共同的利益财产关系,就偏偏在村庄物质形态上,出于改善生活的需要,其观念并非牢不可破。譬如我们在访谈中问到外出务工的年轻人对搬进新社区、住进小高楼的看法时,普遍的反应是对转变居住形态并无不适,因为脱离了土地生产,或者说因为长期在城市生活,他们对社区型的生活方式可能更为适应。你也许会想,年轻人外出务工了,他们不是村庄的常住人口,对村庄集聚模式起决定性作用的应该是长期使用村舍与村庄场所的那部分人。那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什么是中国特色的城镇化道路:年轻人进城务工,只要户口仍在村中,则仍然享有村中宅基地丁权和农地的承包权,一旦在城市获得不了理想的生活,依然可以选择返乡务农。正是城乡二元的土地、户籍等制度,使务工族获得了在城乡之间进退往返的自由空间,也使中国城市避免了广受诟病的城市平民窟的困扰。在中国特色的城镇化道路的影响下,村庄常住人口——中老年人,即使自己不太适应从平房到楼房的生活,也会考虑儿子女儿的需要,他们需要被互联网、物联网所连通的现代化生活,搬进新型农村社区则是实现年轻人居住理想的较好选择,现在也许用不着,但是后路得留着。交谈中有一个哭笑不得的段子可以突出说明这个现象:一户人家的儿子一直娶不上媳妇,媒人说来的女孩只要一进这家人的宅子就忙不迭地找理由跑了,宅子是老旧了一点,哪里还能有姑娘看得上,于是这家人有天出了奇招,在外墙上用油漆画了个大圈,圈里写上个“拆”,立马就娶上媳妇办喜酒了……

那留在村中务农的中老年人呢?为了迁就子女后代的需要搬入了新社区,是否会被小高楼困住步伐、阻碍生产?比方说离田远了,那些种植户怎么办?搬上楼了,那些养殖户怎么办?没有沼气热炕头了,那些冬天怎么办?我们得到这样的回答:年纪大的一般居住在低矮楼层,农机工具存放在一楼杂房,农用机动车和汽车一样沿路停放,种田开农用车或电动车去。养殖户一般散养的就不养殖了,改了别的生计,专业大户本来就设有离住处有一定距离的养殖区,居住方式对养殖的影响不大。至于生活能源则转变为以电和煤为主的能源结构,虽比沼气成本高,但也有比沼气稳定等优点,冬天不能烧炕暖屋,但是用煤炉、电热毯也算是经济实用……当然他们的确也有不少抱怨,比方刚建了新房又被拆迁还建的觉得政府瞎折腾,也有的说户型不合理不实用,物业管理太差,房屋质量不行,政府补偿不到位等等,都是些实在的诉求,极少看到“为什么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样式的煽情桥段,农民不是农村物质形态的天然守护者,他们只是想拥有更好的生活。我们对“违背农民意愿、逼迫农民进城上楼”的新闻屡见不鲜,甚至一度叫停拆除重建式的居民点整理方式,一个辣么大义凌然的决定,却无视农民中可能相当一部分人可能正在翘首期盼待拆迁。战略错误和战术错误不能一概而论,恰恰我们听到的抱怨大多正出在战术层面。

最后,对资本的执念,认为“资本都是万恶的”,偏见。我们往往对资本进入乡村抱警惕态度,担心会造成对农民新一轮的盘剥,但仅仅依靠有限的农业资本自我累积循环来支撑农村现代化发展难度又是极大的,即便像“美丽乡村”这样的人居环境改善工程全面铺开,村村通水通电通网络,政府可以不计投入但市场也不会因此买单。比方村里肯定打不着车,而且寄快递一定很贵。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我国的传统村落是自给自足、天人合一的朴素生存哲理的空间投影,本来就与强调联系、交换、流通、效率的现代化生活南辕北辙,只有通过城市资本、精英的反向流动,带动农村的活化,让农民进行重新分工,让农业进行重组,再经过多元化形式改造及多元价值匹配之后,从事农业生产的不再是传统意义的农民,农业也不仅仅是农林牧副渔,而是与二产和三产发生进一步结合并衍生出的新型业态,这时农村才能超越传统村落的意义成为城乡连续谱系中低密度的、具有独特文化与景观价值的人居形态,才可能在村庄层面实现现代化。资本无罪,只是要准备好合适的时机和完备的规则。事实上近些年城市里急剧膨胀的财富正四处寻找出口,中国的逆城镇化进程眼看就要拉开帷幕,如果不是国土资源部一道禁令,资本下乡的大战恐怕早已打响。“坚决不允许城里人到农村买地建房等逆城镇化行为”政策红线一出,从此,乡愁是一围小小的城,村里人在里面,城里人在外面……


吴冠中《围城》

现在你看出来了吧,之前我们想象的把农民从祖祖辈辈房前屋后、田间地头的生活方式上剥离该是一件多么穷凶极恶、罪大恶极、民不聊生的事啊!我们作为有责任的规划师多么愤慨,多么打抱不平,多么想去主持公道啊!可是现实版本既不是《阿凡达》,也不是资本家的巧取豪夺和原住民的节节败退,而是原住民和资本家(有时是政府)携手打造的看似“双赢”的局面,这里面谁的立场都无可厚非,大量消失的是“看得见山、望得见水”的物质景观,节节败退的是传统村落表征下的“乡愁”。难道延续农耕文明留下的文化根源仅仅依靠保留传统村落这种物质形态吗?这就有点匝住历史的车轮不让前进的无赖了。被概念、意识形态蒙蔽的固有观念要更新,“乡愁”要突围,城里人要进得去,村里人要出得来。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上一篇:日本地震后建立的临时村落建设   下一篇:免费参会!2015乡村规划教育主题研讨会

4回复

玫瑰调 发表于 2015-4-19 10: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城里人是聪明的。
jfhmily 发表于 2015-4-20 17: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茅塞顿开。。。我非常赞同这种想法。
546122093 发表于 2015-5-23 17:53:47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农村+城市公司的模式本来就是对农村资本的一种剥削,农民只有联合起来,有自己的金融体系,才是农民真正当家做主的时候,把农村建设的更像农村
qiyuan153 发表于 2015-7-6 15:54:3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恩,有道理呢,没调研就没有发言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4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