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匠精神:认真坚持梦想 (国匠规划论坛:规划行业交流平台) 城市规划行业APP下载 常用规范 天气与日历 切换到宽版 开启辅助访问
日报 讨论 问答 学堂 招聘

admin 管理员

粉丝 1290 关注 TA
1487发帖数 3087回复数 212916积分

发新帖

城市规划博士论文如何写?看看建筑博士南萧亭的心得

时间:2012-2-29 12:17 13 8233 | 复制链接 |


发送原创文章至admin@caup.net,可申请注册邀请码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博士论文之一四篇课程论文

  博士五年,中心话题一直是一篇论文。现在随着论文工作的收官,我最后一段作为学生的时间也将画上句号。这五年我改变了很多,其中相当比例与这篇现在看起来厚得出人意料的博士论文有关。

  博士生头半年一直在上课,对于论文选题一直在留意,但还没有最终确定,只划了中国建筑史这个大致范围。

  半年里不同老师讲的各种历史理论课让我知道了很多过去并未进入视野,或者虽然早就进入视野但一直无暇研读的内容。半年后的四篇课程论文代表着我那个时候的认识状态。

  第一篇是两本书,《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和《现代建筑语言》的比较阅读。前两天城市笔记人老师推荐了我2006年还没有攻读博士时写的一段简短的杂感,其中已经有了这篇论文的基本框架。可见这篇论文是我以前一直关注的一个话题的总结,半年内的课堂经历在对既有认识深化和明晰化上有其特定的作用。

  那时孙周兴老师还在给建筑学的学生开《现代哲学导论》,浓厚绍兴口音的普通话和不拘小节的作风让人印象深刻。整门课讲的是柏拉图以来西方哲学的基本框架结构,以及19-20世纪的主要哲学流派在这个框架结构下的意义。因为他对海德格尔研究较多,所以课上对海德格尔的推崇也自然更多一些。于是我决定趁这个机会好好读一读海德格尔。我一直认为,一本书好不好读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读者是否有缘分和作者交流,如果觉得难读,一般我会认为与这个作者的书暂无缘分而不再继续下去。但这次却介于两者之间,能看懂,能有部分共鸣和启发,却很杀脑细胞,也难以读到兴奋状态。这门课程结束时交的论文却费了我很大的心思。我想用海德格尔的思路分析江南古镇,入手后发现海德格尔的概念很难与其他思路对接。费了很大周折之后完成了,孙周兴老师对建筑学的学生要求不高,于是给了我95分,看来我对海德格尔相关概念的理解没有太多致命硬伤。但这篇课程论文我一直没有公开,因为我很快怀疑这篇论文究竟起到了什么作用:用海德格尔理论证明江南古镇很有价值?这需要那么绕弯子证明吗?证明海氏理论对江南古镇的适用性?有那个证明的必要吗?这可能就是很多老师批判的A+B论文,把两个东西捏在一起之后,两个东西之间并没有真正交融而产生新的东西,只不过是被捏在一起的两个东西而已。

  而另一篇文字却获得了很好的反响。那是我在我的导师常青教授的建筑人类学课上写的一篇《宅形与文化》读书笔记,后来发表在第二年的《建筑学报》上,还要感谢徐纺老师和皇后大道西同学。这一篇也是将两个东西捏在一起,一个是拉普卜特关于风土建筑的一些解释,另一个是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原理。而这一次两个东西确实产生了交融并进一步推导出关于风土建筑演变特征的一些见解。

  还有一篇课程论文我是最早着手的,自己也还算满意,但夫人看过之后评价不高,一年后我自己重读感受也相似。关键的原因是在那篇论文里我似乎努力凌驾于读者之上告诉读者什么是好的。所以后来我经常提醒自己,无论写什么样的文字,哪怕是普及性的,都不能低估自己的读者,作者和读者之间的关系是交流而不是单方面的传授。

  从这里可见,我当时的主要兴趣还在理论的思辨方面,在各种思路和各种逻辑之间跳跃,有时左右逢源有时进退维谷。之后不久,另一个领域的阅读让我的思路走出了理论思辨,而专注于另一片天地。

  博士论文之2——历史,历史

  硕士生就读期间,常老师的建筑人类学课程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意象,这是我博士研究生选择常老师作为我的导师,并选择中国建筑史方向的一个原因。2007年上半年第二次与常老师的建筑人类学课程相遇,有了新的体会。

  当年认为,建筑人类学,或者建筑学和人类学的交叉领域,告诉我,建筑中存在着习俗的成分,可以作为一种场景来分析,并可以人类仪式的角度对其进行分析。而这次再听,才恍然,这些理论范畴的主要作用是把我们日常经验中可以感知到的内容用语言“抓住”,以便于放在一个开放的平台上展开讨论。任何理论范畴,理论框架其实都是为了“抓住”你可能在冥冥中体会到但自己并没有清楚认识的信息,进而可以进一步对此剖析讨论。所以,理论框架无所谓先进的和落后的,也无所谓新的和旧的(当然后来被证明有根本错误的另当别论),重要的在于能够清晰地“抓住”你的问题关键所在并以此切入。

  我选择中国建筑史作为研究方向的另一个原因可以追溯到大学刚毕业时。1995年到1997年3月,我作为大学毕业不久的年轻人,孤身一人工作在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二线城市的设计院里,还好加班不多。每天下班自己捧着书独自阅读。其中,一本没有注释的《资治通鉴》被我读到了初唐时代,后来却因为工作环境的改变再也没有继续下去。这种阅读当然谈不上历史研究,对涉及的地名、官制、律法等等完全不求甚解。但这样阅读的结果,是发现历史人物其实是和我们周围的形形色色人等差不多的人,会喜怒哀乐会生气会犯糊涂,很多被单独拿出来时显得愚蠢可笑的情节在大环境中也就有了自己的逻辑,每一个人都有着一种身不由己的悲剧色彩。因此,虽然历史很难完全重复,但局部上一直充满着相似性。这样,认真且带有谦恭心态地考察过去是做好现在的事情重要的参照。这在建筑领域也是一样的。

  常老师的建筑人类学课,特意提到田野调查所需要的,如何进入他者的世界,理解与自己的观念不同的人们。从这里,我也体会到原来所读的书中,在你进入古人的世界和处于他的世界之外时,对他的理解也是完全不同的。

  师门经常组织读书活动,2007年一般参加者不多,很多时候是我和都铭同学唱二人转。都铭同学曾经在一次读书会上总结对中国社会史研究的几种观念模式,其中提到魏特夫的“治水社会”形成庞大官僚机构和严密控制,另外提到“市民社会”概念是否适用于中国古代的问题。那一年第一次见到城市笔记人老师(他使用这个笔名是一年之后了),他推荐的两本书给我印象深刻,一本是写华南生态环境变迁的《虎、米、丝、泥》,由于最近刚出版中文版所以刚刚读完,另一本是罗威廉对汉口的研究。参与讨论的过程使我看了相关的书籍。

  从西方汉学家的研究入手只是由于觉得一些内容有趣。最先看的是卜正民研究明代的几本书,《纵乐的困惑》好看且提供了很多有趣的线索,《为权力祈祷》是一部比较干巴的研究专著,但有比较好的视角,也就是明代有功名但没有做官的绅士通过赞助寺庙和参与佛教活动确立自己在地方社会的权力和地位,这样从社会关系的角度理解,佛教为何不可缺少便有了另一个支撑。那两本关于汉口的书写的也是清末的汉口各种错综复杂的权力关系中政府与民间组织各自的角色。

  看了这些书,开始越来越认同古代中国社会,官僚机构的权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说一不二。但看得越多,越觉得魏特夫的“治水社会”或者金观涛的“超稳定结构”未必没有道理。因为虽然可以肯定宋代,以及明代中后期中国社会的结构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但这种变化最终都被官僚机构充分吸纳,形成一种新的平衡。所以,我回过头来又读了魏特夫的《东方专制主义》。然而,读过后对魏特夫的失望大于肯定,不说别的,把中国、埃及、西亚、阿拉伯甚至印度混为一谈显然是一种西方视角的囫囵吞枣,并且魏特夫有歪曲历史来适应现实政治的嫌疑。

  这种阅读与经验的对照,让我开始对理论采取一种开放的态度,认为逻辑思辨虽然有用,但在研究中更重要的是对研究对象的深入认识。所以,当微博上看到那种把研究逻辑搞得很绕,但对于研究对象仅仅用一个简单的符号代替的那种故作高深者,浏览一下之后也便没有了再看的兴趣。

  我确定以从宋到清各版本《清明上河图》作为研究的基本主题一方面是常老师很早之前的想法,另一方面我也发现了一些可以深入这些素材的切入点。2007年底,虽然还没有开题,但题目基本确定了,上面所说的很多关于历史的阅读也都与此有关,基本属于扫清外围阵地的活动。既然现在认可对研究对象所包含信息的分解和提取更加重要,那么,外围阵地差不多扫清之后,工作便应该切入这一卷卷画作自身了。

  博士论文回顾之3——资料搜集

  博士论文选题确定之后,资料搜集当然是非常重要的环节。

  但资料搜集未必一定是一个独立的阶段,我这五年的时间里,或者说,从选题确定开始一直到论文完成为止,资料搜集工作一直没有停止过。

  资料还没有完全搜集到,或者搜集的资料还没有完全通读,往往是论文下一环节工作难以开始的理由或者借口。但根据我的经验,相关资料的搜集其实是没有止境的。所以我也建议后来者,当找到了一些下一阶段工作突破的线索时,最好马上进入下一环节工作。而同时,资料搜集等前期准备工作也可以并行不悖。

  具体到我的论文,资料搜集有三部分内容,一是各版本《清明上河图》以及相关图像,一是古今中外对《清明上河图》研究的重要文献,一是对相关问题的已有研究成果。

  第一部分最基础的文献,宋版《清明上河图》一直有印刷品出版,从来不难获得。但看到的高清晰版本仍然让我震撼(可上北京故宫的网站浏览)。一个放大到1:1可以让绢纹看着像麻的高清晰度版本真正能够做到纤毫毕现,让原图的信息无遗漏地展现于眼前,哪里是原画哪里是后人接笔,印刷品是看不清的,但这个版本可以清楚看到,接笔的小错误也暴露在眼前无法掩饰。这让更加深入细致的研究有了可能。

  资料的搜集需要充分运用一切可能的线索,哪怕看起来靠谱度很低的。网络上有一篇《清明上河图版本知多少》的文字,很多信息张冠李戴,学术价值是谈不上的。不过提到原来台湾学者刘渊临研究过的黄君璧先生旧藏,白云堂本《清明上河图》现藏于台北历史博物馆。不管此信息是否真实,我决定到台北历史博物馆网站上碰碰运气。结果令人惊喜地发现,这个版本不仅在网站上,而且可以浏览到很高清晰度的细节。

  有一个版本图片的获得最具有典型性。芒福德的作品《城市发展史》最后一幅插图居然是某版本的《清明上河图》,且图像很有特色。根据芒福德说明中“Bahr收藏”的线索,我查到是刘渊临先生提到的“大都会乙本”,但刘渊临书中只有一小段山间射猎的图像,对于我的课题研究价值不大。接下来在找到台湾80年代汉宝德先生的硕士生赖张亮与我的研究题目几乎相同的硕士论文(找到方式后面会提到)后,发现这个版本在赖张亮的硕士论文中所占比重很大,更让我觉得获得此版本是必须的。我用Bahr和MMOA的关键词在Google上搜到了1940年代后期纽约大都会美术馆研究院Alan Priest的一篇文章,里面有这个版本的很多片段,但仍然并非长卷且没有芒福德引用的那一段,看来需要另外寻找了。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1965年Whitfield(后来知道中文名韦陀)的博士论文附录提到了他研究很多版本的图像来源,翻开看看之后,1952年4月的Life杂志上刊登过这幅画的全本的线索让我欣喜若狂。因为我知道,Life杂志自创刊到停刊为止所有杂志内容都授权Google扫描成电子版公布在Google Book上。赶紧上Google去找,但结果在Whitfield提供的时间范围内并无所获。扩大查找范围后在50年代的另一期Life上终于找到了这张图的全彩版本,虽然为了配合西方读者从左到右的阅读习惯而把整幅画左右mirror了,但这种技术处理很容易解决的。

  虽然获得的全本清晰度不高,但好在是全彩并对每段画面内容有较详细的说明,已经可以进行研究了。但Whitfield提到Alan Priest曾经在1948年出版过这个版本的高清晰画册让我始终抱着可以找到更清晰版本以进行更深入研究的希望。换过好几个关键词后,终于找到这个画册的名字。一度在上图网站上搜到这个画册的信息,但结果令我失望,因为仅存其目而不见真身。于是到号称世界图书馆藏数据库的Worldcat网站查找这本画册哪里有藏。查到洛杉矶有藏后,我联系师门在那里留学的Cheer同学,她答应在一个月后方便时去看。这个时候,我联系了辽宁博物馆的戴立强研究员并通过其认识了在加拿大攻读博士学位,同样也在研究这些杂牌版本《清明上河图》的台湾学者Susan,她也在查找这个版本但暂时无所获,于是我提供了我在Worldcat上查到的此画册在加拿大和台湾的馆藏信息。当时她在台北,很快按照这个信息找到的此画册并扫描与我分享。画册是黑白的但清晰度极高,与Life上清晰度很低的彩图正可以对照去看。

  顺便说一句,现在寻找这个版本远不需要那么费劲了,因为美国大都会美术馆的网站上已经公布了全图,彩色的,清晰度比Life上的高得多,但细节可辨识性还是不及1948年出版的黑白画册。

  并不以《清明上河图》为主题的城市生活长卷画也很有必要搜集。曾经有一卷《上元灯彩图》,最早是从台湾王正华研究员的文章里获得线索,寻找她所引用的出处,某一期《文物》杂志杨新先生的文章,却发现所用图像清晰度之低令人大失所望。一年后,偶然在网上发现了清晰度同样很低但是彩图的版本,主题是一次拍卖会的信息。我只是觉得聊胜于无,就打算拼合成完整的长卷。这时,dfdyping同学提醒我,既然这幅画现身于拍卖会,也就有可能出现在相应拍卖图录中。于是我到淘宝上去搜,果然发现了那次拍卖会的图录。为了确保有此图,特意联系了卖家证实后才下单,终于获得了这张图可以接受的版本。

  找相关文献和找图像在很大程度上是相似的。在找文献上,印象比较深的有:一开始为了找台湾那志良介绍清院本《清明上河图》的书,到上海图书馆、复旦大学图书馆、上大图书馆等网站的索引去搜,一无所获,而快两年以后几乎是在无聊时重复同样的过程却在复旦图书馆搜到了,于是非常高兴,让当时在复旦的redarmy帮我复印了这个版本。听起来似乎是偶然,但也不全是偶然,因为我重复这个动作已经七八次了。

  印象更深的是前面提到过的赖张亮的硕士论文《历代清明上河图中的建筑和市街比较研究》,这个信息最初是Wind同学提供给我的,似乎台北“国图”有,但没有电子版。后来戴立强先生《清明上河图研究文献汇编》的最后给的文献索引,对这篇硕士论文标记了一个“未见原文”的符号。看来这本论文很难找到了。当然,如果实在找不到也并非研究不能推进,但遗憾肯定是有的,他的研究质量如何只有读过后才能知道,他的成果的思路如果是成功的我的问题就变成如何在他的基础上更进一步了。我并没有挖空心思去找但一直留意着,直到某一天知道常老师要去论文的原产地成功大学学术交流,问题才迎刃而解。

  搜集资料过程并非没有遗憾,比如日本加藤繁1940年代的一篇研究文章,论证明代坊间版本《清明上河图》所绘内容与当时苏州的关系,此文被引用很多且对我的课题非常重要,但最终没有找到。其实之所以没有把触角伸到很远去寻找这篇文章,是由于我发现此文只有日文版,并未被翻译为中文或英文,由于语言障碍找到后如何处理也是一件头疼的事。加藤繁的结论在众多引用中已经比较清晰了,看不到原文的遗憾是失去了对加藤繁观点质疑的机会。

  搜集资料的过程中有很多体会,比如:很多同学苦于找不到资料,但很可能资料不是找不到,而是获得这些资料的欲望并不足够强。还比如:对待资料这东西态度越开放越好,绝不吝于与别人分享资料,切忌斤斤计较。你把你掌握的资料给别人而自己什么也没得到,对你也没有任何损失,而如果你得到了一点东西,那么对你和对对方都是有益无害的。这种分享至上,利人利己的观念也许是参与互联网活动获得的启示。

  博士论文回顾之4——从别人的眼光到自己的视角

  或许可以说,从搜集资料到开始动笔为止,这段时间的基本工作是盯住要研究的对象,将其烂熟于心,以便如庖丁解牛般找到可以切入的罅隙。或许还可以说,对于和历史有关的研究而言,没有资料是全新的,没有资料是前人不曾研究过的。即使你说找到了一个以前没有人注意到的新材料,但也肯定有与这个新材料非常相似的文献被前人研究过,而对这些研究的了解也有助于帮助你找到对新材料研究的切入方法。

  研究其实和设计一样,都有先从别人的眼光开始,逐渐形成自己的视角的过程。建筑学子在一定的阶段常有为了形成自己的风格而故意不看别人的设计的心态,但事实证明这是徒劳的,封闭状态导致的往往不是自己风格的形成而是退化和停滞。所以,设计和研究其实归根到底,都免不了在前人的相关信息基础上起步。

  而前人的信息既可能让你踩在巨人的肩膀上获得更高的成就,也可能束缚住你的手脚让你不敢迈出一步。而之所以存在这两种可能,原因不在于前人的信息本身,而在于你对待的态度。

  我阅读很多版本的《清明上河图》都是从前人的研究开始的。比如宋版,我跟着周宝珠的《清明上河图与清明上河学》和赵广超的《笔记清明上河图》过了两遍,这个过程除了了解以前的一些研究外,更重要的是形成了最初的记忆。同样,那志良的那本书(上一部分里面提到过)也形成了对清院本的最初了解。对于相关的《盛世滋生图》等,我也是一边对照原图一边阅读相关通览式的文字获得的最初印象。其实,跟着别人眼光的阅读也并不容易。这些基本的阅读工作有些眉目后,我从2008年秋开始,在世博主题演绎的会议上、常老师的课上和其他一些场合,多次对此话题发表过自己的见解,给大家留下的印象似乎我已是此领域研究有所成者,似乎博士论文已经快完成一样。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些成果多为别人制造,我不过是了解并记住,而且综合了别人的研究而已。对于博士论文而言,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视角,以便开始自己的研究。

  自己切入点的获得有时是一闪念的事情,建立在对研究对象熟悉到透,整日整夜对其不能释怀的冥思苦想基础上。可惜,我发现自己还是没有“顿悟”的慧根。于是,决定采用最直接显得有些笨的办法。说白了,就是如同修表一样,把所有的零件都拆分开,拆到不能再分,然后拿着放大镜把那些零件一块一块的仔细查看。这样一点点都不放过的搜查,我相信没有任何研究对象是所有角度都被研究过而无懈可击的,找到“可击”之“懈”,后面的事情就方便了。具体而言,就是根据相关绘画作品画出平面图来。这其实和对一幅画完整临摹一遍的功效有些相似。如果你只用眼睛看一幅画,哪怕再熟悉不过,也比不上拿起笔来照着画一遍。有临摹经验的朋友肯定能体会这句话。画平面图实际上是把画面上的信息用另一种方式重新整理一下,这些信息在看的时候也许会因为过于熟悉而无法让目光停留下来。

  果然,在照着宋代版本的《清明上河图》画出平面意象图(据我所知,这个工作以前至少有四个人做过,但我遇到相关问题时采取的策略与这四位都不一样)的过程中,果然发现了可行的研究方向:那之前我看过关于城市形态学(Urban Morphology)的书,觉得从图中可以提炼出城市街道、街区的边缘形态及肌理,并能进一步找到这种形态与当时城市生活的关系。而这些内容,以前尚未有过系统的研究和整理,这是一片大有可为的研究领域。当然,这个题目也有自己的陷阱,比如如何证明绘画中的信息即是当时现实城市形态的真实写照,如果不是真实写照,如何把图像信息和真实信息之间建立一种学术上站得住脚的可靠连接。所以,在宋代版本的平面意象图画好后不久,我按照这个思路写了一篇不到7000字的论文《从清明上河图看北宋东京的城市细部构成》,一年多以后(201004)发表在《建筑师》杂志上。虽然不知道这7000多字是否可以作为一个核心话题扩展出整篇博士论文,但基本上知道了进一步工作的方向。

  然后,我又选择了明代的一个版本和清院本,也艰难地画完了相关的平面意象图。清院本花费的时间最多,主要是因为其所绘制的城市范围最大。三个版本的平面意象图总共用去了大半年的时间。其中很多成果成为了后来研究的重要素材,但更多的成果并没有体现在最后的论文里。完成一篇论文,其实后来没有直接体现在论文里的工作量,要五六倍于直接体现在论文里的工作量。谁都想完成一篇好论文,但不是每个人都做好了下苦功夫的准备。其实,你在一篇论文里做的工作即使没有直接体现在字里行间,细心的读者也会充分感受到的。

  博士论文五年回顾之5——与拖延症相伴的第一稿写作

  常老师鼓励的博士论文研究步骤,是先寻找突破口并发表3篇左右的杂志文章,并充分注意文章发表后的反馈以修正自己的研究思路。然后在论文提纲的环节进行仔细推敲,确定具体的文字内容。当然,在动笔的时候,之前的设定也可能进行相应的修改。

  而从我个人的习惯来看,却很难在正式动笔之前拟定细致的研究提纲。因为我以前的写作很多的结论也是在动笔的过程中形成的,动笔的过程更像是对哪里能够进行什么程度的研究并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的探索过程。于是我决定先动笔,写好第一稿原始文字之后再修订提纲。当然,虽没有详细提纲,但研究的两个大的方向基本确定了。这或许也是一种“摸着石头过河”,在过程中修正目标和计划。

  动笔的第一天非常顺利,因为“引子”部分的很多思路脱胎于开题报告,虽然有颇多修订但毕竟限于修改而非从头开始构思。第一章的开始甚至带有一定的兴奋。然而,当已经走到了河的中部,前面仍然茫然看不到彼岸的时候,疲惫与茫然开始把写作的进度拖慢,于是进入了漫长地与拖延症斗争的阶段。

  一位和我同时写论文的博士生曾在微博上写过这么一句话:“天黑得真快,又到了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为碌碌无为而羞耻的时候了。”这也是我这段时间的真实写照。

  每个人的习惯不同。有的同学认为,当觉得写不下去的时候,最好的办法是先不写而干别的。但这对我来说是不容易行得通的。因为我做任何事情进入状态都并不容易,而一旦进入之后又不太容易出来。如果暂时停止写作,继续动笔时又会有一段不在状态的日子。所以,硬着头皮继续写下去是对我来说最好的选择。况且,主要的痛苦不是无内容可写,而是写的过程中看到的可写之处太多,很多问题的篇幅远超过先前的预期,因此让写作完成的前景更加不明朗。

  不过,在持续写作中加入一些小的其他活动来调节一下心态也是必须的。第一稿的写作时间与举世瞩目的上海世博会召开的半年时间基本吻合,很多亲人和朋友来到上海看世博,有时候世博园里还会召开一些与建筑相关的研讨会。参观世博也成了与那段时间不可分的记忆。参观世博的一些见闻发在博客上,同时应其他报纸杂志的约稿写了很多相关的文字。

  对我来说,写博客,写随笔,写学术论文一直到写学位论文,都是完全不同的写作经验。写博客直接打开“发博文”的对话框就开始敲字,敲完字直接点“发博文”。后来重读时发现错字或者病句再编辑修改。写随笔重在就某一话题找到自己的切入角度,如果有些不能确定的内容,通过文字本身的处理也完全可以轻松回避。写学术论文就不一样了,语言必须足够准确,需要完全避免歧义,结构各方面都要完整并需要对学术界相关研究作出回应,一篇学术论文的工作量是一篇同样篇幅的随笔的十倍都不止,喜欢的人却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学位论文要求上和学术论文相似,差别在于面对的不是一个孤立问题而是一片相关领域,首先背负的重量就不一样。在博士论文写作间隙应杂志社的约稿写一些随笔可以让我重拾对自己写作的信心。

  每一个章节结束和下一个章节开始的时候总是克服拖延症难度最大的时间。在计划中的短暂休息之后,再一次的开始总是伴随着自身强烈的阻力。但是,但在写作过程中有了新的发现,原来的模糊和不确定突然变得清晰起来的时候,那种满足和成就感也是不可替代的,只可惜往往随之被接下来例行的文字格式所消磨。

  写作的过程基本是一页一页从前向后单向推进的,除了一小部分例外。而这一小部分是我计划提交给当年12月在广州召开的中建史研讨会的论文,原来以为在截稿的10月1日肯定能写完这一部分,然而9月中旬能够看到的内容仍然没有触及那个话题。于是用了一周的时间赶写了这篇会议论文,也就是第一稿后面的一些段落。为了赶写这篇论文在熬夜中还生了病,让国庆长假的前几天在病床上度过。

  第一稿里面没有插图没有参考文献没有注释。这不是一个良好的写作习惯,但对于我这种不能确定预知结果的写作方式来说,却是必要的。否则写作的时间必然会大大延长。

  在写作的同时,资料搜集和整理工作仍然没有间断。很幸运认识了辽宁省博物馆的戴立强研究员和现在加拿大攻读博士学位并研究明清仿本清明上河图的台湾学者Susan,获得了一些新的版本的清晰图像,并因此修正了当时已经写出来的部分研究结论。

  第一稿写好在10月底,几乎与世博会闭幕同时。写好后发现,很多相关名词前后不一致,很多习惯用法、观点都有明显差别。但我决定暂不进行这些必要的工作。因为第一稿的主要目的是把研究的内容和目前的研究结果明确化,方便与常老师交流明确论文的基本方向。但没有插图的文字实在不具备交流的条件,于是我在文字前面集中放了相关插图,这又花了我半个月时间。这一稿的彻底结束,已是十一月中旬了。

  那时我如释重负,并不知道最后提交盲审的稿件将会在第二年的10月底完成。

  博士论文回顾之6——补充研究

  第一稿文字虽然看起来章节首尾俱全,但实际上算不上一篇完整的论文,只能说是边探路边调整的草稿而已。从第一稿的书写基本上探到了这个研究题目可挖掘的潜力,并对论文的基干部分实现心中有数。至于首尾观点不一致,名词术语在文中多次改变,这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留下的痕迹。现在回想起来,第一稿如果想把这些问题在文字中消除并做到章节衔接自然完整,再加上参考文献和插图大约还需要近两个月的时间。就像一个建筑师在草图还没有完整成型的时候,自己心里清楚了,但想让别人理解还是有颇大难度的。可以想象常老师看的过程肯定并不轻松。

  常老师看过之后认为80%的内容已经有了,但还有一些值得研究的问题没有涉及,比如彩楼欢门、金明池等,而最大的弱点在于结论很难给人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当论文要写的内容基本确定时,组织论文提纲的时机已经水到渠成。当然,写作过程中对此有所修改也是难免的。

  很长一段时间内,研究结论该归结到哪里一直是我最大的困扰。在思考这个问题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对中国古代不同朝代不同性质的城市日常生活差异明显了解不够。于是我决定重新开始读书。所读内容锁定在相关的文人笔记上。

  在这个环节我发现这么多年应试教育的训练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文人笔记一般内容比较散,每一段字数不多,天南海北无所不包,很多有效信息淹没在大量无关信息的汪洋大海中。而对于我想查找的内容,常用的关键词检索的方法效率也比较低下。所以我采用了英语考试阅读理解的应试技巧,在一种紧张状态下快速掠过相关文句,每当觉察到有用信息或可能有用信息存在的时候,迅速停下并标记出。然后针对标记出的信息集中研究思考。

  到了2011年4月,虽然查阅工作的结果仍然不能让我满意,对论文的结论也同样没有明确方向,但我觉得需要重新动笔写作了。

  提纲已经基本确定,写作就不再是看不到彼岸的行程,而是一系列有限任务的叠加,一个一个处理相对来说阻力小些,但仍然逃脱不了与拖延症斗争的过程,这里不再细说了。

  针对每一个具体问题,灵活选择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在写作进行到这种程度的时候这方面的经验已经比较充分了。比如彩楼欢门研究,先把大家都掌握的材料进行深入拆解和剖析,建出Sketchup的模型之后似乎发现了一些内容。而根据史料提供的线索找到可能对搞清楚其起源和发展的来龙去脉有帮助的关键词,在四库全书等古籍库中进行检索,找到进一步的资料再分析哪些线索有用,哪些是干扰信息,如果有必要在找到新的关键词进一步深入。而金明池研究,有考古信息、文献信息和图像信息,考古信息较少但与文献信息可以相互验证,文献信息与图像信息大部分是一致的,但有少许出入,最大的出入是那座桥是“桥面三虹”还是如图像的单拱桥,这时考古和文献共同证实的“周回九里”成为关键因素。按照“周回九里”可大致确定两岸之间的距离前后范围,而这么长的距离如果只有单拱桥的话,矢高会达到既不舒服又不合理的程度,所以按照尺度推算,《东京梦华录》记载的“桥面三虹”当更加可信。

  到了六月份,该补充的具体研究基本完成了,但结论问题仍然不甚明朗。而摆在面前还有一件非常艰巨的任务,就是对这一年多写出来的大量未经整理的文字材料进行整理和组织。

  博士论文回顾之7——收尾工作与五年总结

  说起来,使用电脑写作这么长时间了,除了网络上发表的文字以外,其他文字还是要打印出来进行最后的修改润色的。因为自己感觉对着电脑的那种状态很难静下心来一字一句的仔细推敲。于是,去年6月下旬,在一注例行的闭关培训中,我开始了对写得差不多但并未仔细梳理的文字的修改和梳理工作。也就是,把写好的文字按照提纲的章节顺序排好打印出来,带到注册培训处手工修改。

  单面打印在前一页纸的背面写出修改后的文字。大约四分之一的页码背面只改了一两句,五分之二的页码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其余的页码介于两者之间。其实,改过后的内容意思与打印出来的稿子相差也不多,主要工作是把文字理顺,而工作量却超出了以前的预估。原来打算依靠这周把全文手工改完一遍,可惜,只完成了不到一半。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连同一注培训三门课的开卷考试在内,一周时间有三支全新的签字笔芯用完,另有一支用去大半。

  回来继续改,又用去10天左右时间。将所有修改结果誊录到电脑上也用了差不多时日。然后,论文最不能回避的部分——结论也便摆在了我的面前。

  我想涉足一个题目——“唐宋城市变革”,也就是中国城市历史研究关于里坊制及其废除的问题。因为在研究准备和写作过程中,我阅读了几乎所有重要的原始研究和研究所用的原始材料,并且也发现了很多前人没有使用的材料,自认为对这个问题是有发言权的。我对这个问题写了三万字,写的还算顺利,不过对围绕着“清明上河图”写就的这篇论文来说这一段很重要但又稍有游离。

  这个时候常老师又与我讨论了一次提纲的问题。论文的基本内容不变,但排列的顺序有了很大的调整。后来我发现这次调整很重要,因为这么一组合,依靠论文每个章节的结论,最终的结论便浮出水面了。

  我的题目说大,牵扯的问题很大,且空白点很多,工作做了很多但基本属于破题,无法把看得见的空白一一填补;而说小,材料确定,容易深入,结论虽足够丰富且多为前人所未言,但实在不易归纳为一两句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话。这是第一稿之后结论一直困扰我的原因。用一个筐一般的名词,把一系列结论都扔进那个筐里去,应该是一个可行的途径。

  文字写好,加注释,加参考文献,插入插图都是繁琐而耗费时间的工作。我在手工修改的时候已经标记了索引,为这些工作提供了一些便利。但最初使用统一的word文档,且由于题目本身的原因,插图很多导致论文中密布文本框,在我2005年的电脑中,word文件翻一页都要忍受硬盘硁硁作响很久。第二稿,其实也是完整版本的第一稿要到9月上旬才得以完成。正好这时我一直参与的成都双年展的工作进入了冲刺阶段,于是马上转向了另一个阵地的忙碌。

  20多天以后常老师反馈意见中基本肯定了我的工作,建议增加一些内容。增加的内容又花费了20多天的时间。10月的最后一天打印出来提交了盲审。

  以后的工作便以例行的等待为主。虽然到现在还没有走到答辩的那一天,但这一系列文字可以在这里结束了。

  回顾这五年,在这篇论文的洗礼下,自认为除了对论文题目相关的研究领域的了解外,还有如下的收获和感悟:

  首先,这五年间研究工作的兴趣逐渐由理论思辨转向考证。逻辑当然重要,但结论不仅仅有赖于逻辑的正确,更依赖于事实前提的准确。而对于与历史有关的研究来说,前提的准确依赖推理不如依赖史料,历史的所谓“必然逻辑”总是值得怀疑的,一手材料才最重要,虽然也需要经过质疑后使用。

  其次,通过大量接触一手材料,认识到历史上的建筑形态和城市形态,设计控制的作用是有限的,理论能总结和能把握的内容也是有限的。知道今天,大部分的城市和城市相关建筑的体现出的形态都是沿着一种惯性在发展和变化着。任何个人在自然的力量和社会的合力面前都是渺小的。研究工作的目标是力求把握得比前人多一些,精确一些,而因此而直面的空白也必然也会增加。与真实的直接接触,会发现一些规律,但发现得更多的是规律的局限性。

  两者其实可以归结到一处:寻找规律的过程同时也是发现局限和感知敬畏的过程。

  感谢南萧亭授权转发,博主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next99
1.jpg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上一篇:有点经济基础可以读博   下一篇:给在读博士或即将读博人的一些忠告

13回复

规划人 发表于 2012-2-29 12: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s:17]  [s:17]  [s:17] 好文章啊
he_jie_mt 发表于 2012-3-3 10:58:4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很喜欢楼主的执着 顶顶
我爱规划 发表于 2012-3-3 16: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楼主的这五年是痛并快乐着啊
恭喜你出关啦!

发表于 2012-3-4 15: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没看完,也有点看不懂,缘分还没到吧
默默momo 发表于 2012-4-19 10:34:03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http://9.douban.com/subject/9020040/

我一个博士师姐也跟我推荐了介个人的建筑博士心得,贴上地址
不过因为是建筑的,给我的启发不是那么大,
希望有更多更好的规划读博读研经验贴啊!!呵呵~~~
狮子山男孩 发表于 2012-4-21 09: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感谢楼主共享很好的资料,支持![s:53]
希望继续发好贴,有价值的贴![s:52]
城市木马 发表于 2012-4-22 23: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顶一个,好经验啊,学习了
狮子山男孩 发表于 2012-4-22 23:50:21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博士论文估计很难吧,我的硕士论文马上开题了
ss198491 发表于 2012-4-25 12:35:2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一看就是博士的贴啊,很震撼啊,值得学习。谢谢
小林子 发表于 2014-5-6 14: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震撼
zoubaoyugh 发表于 2015-9-5 20: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知识的渊博只是进一步认识的工具,楼主所感、所思、所写已超然理论逻辑认识,优秀合格的专家学者
南无邪 发表于 2016-7-4 15: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楼主的文字能力真是赞!看完很想拜读一下您的毕业作品。
驴的上帝_W2XiB 发表于 2017-3-4 20:33:53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楼主问个问题:经济学更多地为效率服务,地理学研究空间机制,公共政策为制度的建构,都没能充分涉及到人、空间、价值观这三者。------那么,城乡规划价值在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13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